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biotconf.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国标码在线查询》最新章节。

赵志敬冷笑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甄师弟如此伶牙俐齿,也罢”,松开了甄志丙的手腕子,等甄志丙走了两步后,轻飘飘道:“我这就去禀明掌教,说你不顾同门之情与我械斗,更将我打伤,哎呦,哎呦,疼死我了。”

甄志丙停下脚步,奔了回来,扯住赵志敬的衣领道:“明明是你辱我在先,少来血口喷人。”

赵志敬笑道:“甄师弟,口说无凭,我背上可有你留下的证据,你说咱们谁的话更可信?”

甄志丙气急,怒道:“赵志敬,你无耻!”

赵志敬道:“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无耻,赶紧跟我回房帮我擦药,我堂堂首席大弟子竟然着了你的道,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岂不是要成为教内笑柄,你以为我乐意让你给我擦药,跟我走。”将甄志丙往自己的院子拽。

院子里,鹿清笃正在晾衣服,看到师父和师叔拉拉扯扯进来了赶紧起身行礼,垂首看向地面。

赵志敬不愿他人知他受伤,于是道:“清笃,我和你甄师叔有要事要谈,你先出去溜达溜达,还有,今天我和你甄师叔在房里吃晚饭,到时候你给我们端来,去吧。”

鹿清笃恭敬应下,不再管自己的衣服,扭着胖胖的身子离去。

甄志丙看鹿清笃的狗腿样子,不屑道:“师兄的徒弟教得不错。”

赵志敬后背肿起的剑痕擦着衣服,火烧似的疼,懒得再跟甄志丙争口舌之快,不理会甄志丙的指桑骂槐,将人往屋里一拉,房门一关,拿出了金疮药,背对甄志丙宽衣解带,道:“甄师弟,有劳。”

甄志丙看着赵志敬背后尺长的红痕,暗道“活该”,将金疮药倒在手心,连出三掌盖在了上边,疼得赵志敬嗷嗷叫。

赵志敬弓着腰,手扶着后背,看向“公报私仇”的甄志丙,恨得牙痒痒,疼得说不出话来。

甄志丙笑道:“师兄,好好休息吧,对了,晚饭我就不麻烦你了,告辞。”将金疮药的空瓶子放在了桌上。

赵志敬将空瓶攥在手里,心疼自己上好的金疮药,倒吸一口气,将这笔帐记在了心里,忿忿道:“甄志丙,你等着,等我当上了掌教,我不玩死你,哎呦。”

甄志丙出了一口恶气,心情畅快,在路上碰上了鹿清笃。

鹿清笃恭敬道:“甄师叔!事情可是谈完了?”

甄志丙点点头道:“谈完了,你师父要休息,我就先离开了,对了,晚饭你给你师父送一份就够了,我就不过去了,师兄近些日子重任在肩,十分劳累,你要好好照顾着,多尽心尽力。”

鹿清笃连连应承道:“是,是,多谢甄师叔提点,我一定好好照顾师父。

甄志丙拍了拍鹿清笃的肩头,“嗯”了一声,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鹿清笃看着甄志丙的背影,有些不解,心道:“甄志丙是吃错药了吗?这是头一次对自己笑吧。”他心知自己的师父和甄志丙是对头,两人交恶已久,若非门规森严,指不定打过多少场了,怎么今天两人之间气氛不一样了,不但拉拉扯扯,还互相关心,难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师父和甄师叔已经化敌为友了。鹿清笃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这个结论十分正确,暗下决定以后要对甄志丙多恭敬,来讨师父的欢心。

两天后,赵志敬和甄志丙关系改善的传言传遍了全真教,马钰、丘处机、王处一等人十分欣慰。

半个月后,群魔来袭,攻上终南山。霍都王子不敌郭靖放弃攻打全真教的念头,带着一群邪魔外道众人穿越山林来到活死人墓的荆棘林前,扬言要求娶“小龙女”。龙并未现身,学着书中样子,以琴声应答,最后驱使玉蜂御敌,使得群魔落荒而逃,自此,无人再敢踏足古墓境内,龙和孙婆婆的生活再次重归平静。

又是冬日,几场雪后,山中更加的寂寥、萧索了。

龙放下碗筷,突然没什么胃口,向孙婆婆问道:“婆婆,今日是什么日子?”

孙婆婆掐着手指算了算,道:“今日是腊月二十七,还有三天就是除夕了。”

龙听后,一直透着寒光的眸子微动,轻声道:“今日是除夕前三天?”似是为了确认再次询问。

孙婆婆见龙变化,大觉不解,同样轻声应道:“是啊,今日是除夕前三天,龙少爷,可有事吗?”

龙摇摇头,又是如雪如霜不近人情的样子,冷冷道:“婆婆,冬日寒冷,好好照顾玉蜂,时不时多看看,别让它们冻坏了。”

玉蜂不惧寒冷,每年都是一样照料,从来没有出过问题。孙婆婆不知道龙为什么突然对玉蜂如此关心,不过还是依照龙的意思在饭后去了蜂巢查看。玉蜂通体白色,比寻常的蜂子要小一些,毒性却是寻常蜂子的数倍,一旦被它蛰了,红肿、发热只是小意思,更痛苦的是一直到死都挣脱不掉的疼痛,那种犹如火烧,好似针刺的疼痛。

古墓中的玉蜂都是驯养的,颇通人性,在教导之下懂得简单的包抄之术,配合古墓中独有的御蜂之法,可为取人性命的利器,而平时的时候,这些蜂子可以作为古墓的守卫,警戒、惩治擅闯之人。古墓中人因为每日服食玉蜂浆,身体上带有特殊的香气,并不会成为玉蜂攻击的对象,反而会被当成同类对待,同时玉蜂浆是玉蜂毒的解毒剂,长期服用下,身体会对蜂毒产生抵抗之力,因此,龙和孙婆婆可以任意与玉蜂相处,即便为玉蜂误伤也无所谓的。

孙婆婆简单打扫了一下,陪着嗡嗡的蜜蜂们坐了一会儿,正要起身回去,忽然,蜂群攒动了起来。孙婆婆听到外面呼呼喝喝,喊打喊杀的,警觉了起来,心道:“难道有人闯墓?”,口中微动发出细细声响,御使玉蜂前去迎敌。不一会儿,林中传出了“哎呦”“哎呦”的声音,嘈杂的呼喊和脚步声都远了。她将玉蜂招呼了回来,就要回去,正在此时,林中滚落出来一个黑蒙蒙的人影,口呼“救命”,听声音像是个孩子。

第一时间更新《国标码在线查询》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雄皇史

三月丝瓜

风雪载途的解释和造句

钟子厚

豪门盛婚

周九岁

凭尔去忍淹留

鹿漫漫

似锦年

江湖无水

形容冬季深山老林的句子

吾欲成魔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