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biotconf.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圣法师》最新章节。

垂直拔升天穹五十里,然后直接撞向一团氤氲而宽阔的云团,刹那间北冥素柔呼吸差点骤停。

一座雄伟的堡垒浮空而立,看造型和地上那些雄伟寺庙并无二样,无数佛光符箓闪烁不休,排列成经,化作通天彻地的佛光朝四面八方射去,最后袅绕盘旋在浮空寺庙的下方,衬托着其悬浮在天穹五十里之上。

“到了,徒儿,这便是大烂陀寺最默默无闻,最不为人知,最偏僻僻静的地方,名为囚魔狱。”

“原来只闻其名不见其存的囚魔狱居然在这天空之上,而且还是以一座古代机关战堡为根基所建,难怪整个天下都无人知晓着囚魔狱之所在。”

大烂陀寺立派久矣,很多传说都流传甚广,比方说第二传说那镇压一切魔头永世不得外出的囚魔狱,在以前,北冥素柔只当这些大烂陀寺只是荒诞的传闻,但经过大烂陀寺十大传说之首的神秘绝世高手还有第二位的囚魔狱接连现身之后,北冥素柔开始考虑其接下来的大烂陀寺传闻是否都是真的。

比方说第三传说,大烂陀寺流传天下甚广的大烂陀寺拳看似普通,但实则蕴含着莫大秘密?

在传说中,这囚魔狱囚禁了神武界乃至于其他世界无数穷凶极恶的魔头,甚至还囚禁了原始天魔的一截残躯,甚至还有镇压着许许多多一出世就会天下将倾的大灾难,回忆着这些传闻,北冥素柔也不禁询问起来。

而神秘绝世高手也毫不在乎的说道:“传闻就是传闻而已,天下哪有那么多大魔头给我们囚禁,其他世界的魔头那更是笑话了,遇上这些存在我们一般都是杀了了事,还囚禁镇压什么,难道等他们领悟回头是岸吗?别傻了,魔头就是魔头,岂有放下屠刀就变佛陀的道理,至于原始天魔的一截残躯,唔,那倒是真

的,这座浮空战堡能飞起来,全靠这截残躯驱动。”

又是一个惊世大传闻被证实,其中蕴含着的秘闻丢出去足以让天下轰动,但听得越多北冥素柔就越感不妙,感觉这大烂陀寺当真没有放自己走人的打算了?

踏足这囚魔狱的第一步,无数佛光袅绕而来,北冥素柔身子一沉,只觉得体内功力在不断被佛光镇压下去。

“放心,这佛光封禁大阵的效果只是暂时的,只要离开这里一个时辰左右就能恢复功力了,只是就不要想着靠着自己先天级的功力飞回地面了,从这里坠落地面只需很短的时间,绝不够你恢复功力所用。”

北冥素柔心头一沉,看着囚魔狱底下袅绕的云彩,失去了功力,五十里的天穹足以摔死任何一个自持无敌的强者。

难道这一辈子自己就只能再这里青灯古佛相伴一生了?

跟随着神秘绝世高手缓缓走在囚魔狱中,庙宇楼阁不断,钟鼎熏香不断,倒和地上没什么区别,但普遍不如地上那些建筑来的华丽,石制木制,甚至有茅草堆砌的寺庙,可谓简陋,但细细看去,这些庙宇又带着地上所没有的韵味。

很深很深的韵味,是宁静,是自在,也是无上之圣洁。

两人刚刚降临没多久,也无大声喧哗,却已经惊动了许多人,不断有神念探出来回横扫,其数之多甚至让北冥素柔由衷的感到惊恐,一般来说除非功法特异,不然只有五品强者才能领悟到神念,但眼下只是这么一会,就已经冒出上千道神念出来,也就是这里最少有上千号五品强者?

如果只是上千号五品强者北冥素柔勉强还能接受,但问题是这些神念中有为数不少都是些绝对强横之辈,好比眼下,一缕无形神念化为栩栩如生的投影降临到两人眼前,白须飘扬,仪态万千,纵然只是神念幻化,但举手抬足都带着一种让人无法直视,纯粹到极致的强大,北冥素柔估量一番,这厮最起码都是八品旷世之境,而且是沉浸数十年那种老牌强者。

“掌门,又变身成为神秘绝世高手去解决麻烦了吗?大烂陀寺这两年来真是多灾多难啊,神秘绝世高手都出手好多次了。”

这个时候神秘绝世高手也不掩饰自己的身份了,摘下面具和面纱,露出圆心大和尚那张和蔼而无害的胖脸。

“是啊是啊,大烂陀寺这两年真是麻烦多,有时候我都想干脆让大烂陀寺解散,或者干脆送给魔门算了,省的老衲每天这么劳心劳力。”

北冥素柔侧目,这是大烂陀寺当代掌门该说的话吗?更让北冥素柔觉得惊悚的是,眼前这个神念幻化而来的强者之影脸上也露出此言深得我心的感慨。

“掌门你说的有理,不如趁眼下魔门活跃之时,我们干脆发动大烂陀寺首先对其清剿,借机让大烂陀寺退出历史舞台吧,不过魔门不一定是大烂陀寺的对手,要不这样吧,掌门你辛苦一下,装作突然间丧心病狂称霸野心不可抑制,直接起兵宣称大烂陀寺要争霸武林一统天下吧,西抗魔门,东抗大乾王朝那些正道门派,在要不然直接杀至那大乾王朝那条老青龙那里,大烂陀寺一定可以烟消云散的干干净净的。”

身为一个三观正常,心怀天下的武林中人,北冥素柔很想说拜托圆心方丈你不要这么一脸郑重考虑这种恐怖的提议好不好,会死很多人的啊。

幸好,最后圆心还是凭借着理智拒绝了这不靠谱的提议,但脸上的恋恋不舍让北冥素柔极为心惊,原来以往一直显得很与世无争的大烂陀寺居然在高层中蕴含着这般疯狂因子,原来天下武林居然时刻面临着一个疯狂暴走,活腻歪了的大烂陀寺的威胁?

不断有人出来打招呼,大多都是些年过半百的中老年人,一个年轻人都没有,而且一个个气势如渊,沉稳万分,入目所见,没有一个低于先天级的。

片刻不到,已经见了不下七八十号先天强者,虽然北冥素柔知道每个称雄一时的高门大户背后都有自己隐藏起来的实力底蕴,广寒宫有,大烂陀寺自然不例外,但抵达这个地步是不是有些夸张了啊。

要知道这里可是最少有上千号人,个个都有神念,其中会有多少先天强者?只需一半,不,只需三分之一,就已经足以傲视天下了。

虽然整个囚魔狱就犹如一个超大型寺庙一般,但其实布局更接近镇子,阡陌相邻,屋舍不断,也有诸如菜贩,食肆的建筑,唯一和普通镇子不同的,就是这里的居民一个个都是些武力强横之主。

“这些人,都是囚禁在囚魔狱中的囚徒吗?”

“囚徒!?不是,他们是佛门子弟。”

北冥素柔有心继续问,但一直以来慷慨解答的圆心却笑而不语,转而说起其他来:

“这里位于大烂陀寺最默默无闻,最无人知晓,最偏僻僻静之地,与世隔绝,闲人决计无法抵达这里,徒儿你可以安心在这里修养一段……”

圆心和尚说道一半,视线却陡然移到一个地方,一直温蔼笑嘻嘻的脸色勃然大变,北冥素柔转头看去,一个身穿猴子玩偶服的红发男子悠闲在远方漫步。

“呔,来人啊,有入侵者啊。”圆心的呼喊惹起一阵鸡飞狗跳,唰的一下冒出五六十号先天强者疯一般朝红发男子扑去,后者神色淡定,步履如闲庭散步,但却一步数十米之遥,完全视这里的佛光封禁大阵于无物,顷刻间已经远去。

“我佛在上,看来徒儿你身边这个同伴果然非同小可,居然可不动声色间侵入我佛门之囚魔狱,万载岁月以来他也算首例,可为世上无双之英豪了,如果他能出的去,古往今来第一魔尊之名便可以给他了。”

虽然遭受外人入侵,但圆心神色依旧淡定,言语还带着浓厚夸奖的意味,和对自家守卫力量的自信,而北冥素柔左看右看一半天,不由得问道:“那个,圆心掌门,这个囚魔狱外人真的很难入侵吗?如果是魔门三帝这般人物呢?”

圆心闻言仿佛受到了很大的侮辱一般,自傲的说道:“哼哼,魔门三帝之流想要入侵这囚魔狱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姑且不论囚魔狱位于离地五十里高的天穹,先天就立于难以入侵之地,而历代佛门高僧在囚魔狱上还增添了不少手段,整整一方空间自成天地,如非循着正确的道路飞遁,就算到死也找不到囚魔狱在哪里,而且飞遁之入口还受到严密的监控,就算贫僧我飞遁进来都已经遭受过不下十次神念盘问,其后还有……”

就在圆心口水纷飞向北冥素柔大略讲解这囚魔狱到底有多戒备森严时,一个人优哉游哉的向两人走过来,走得近了,可以清晰看得见是一个身穿黑袍的年轻男子。

“哟,徒儿,圆心,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人突然间一下子就全跑走了。”

“莫,莫,莫煌……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你在这里做什么?”

“吃馄饨啊,刚点了一碗馄饨,结果老板刚弄到一半居然连摊子都丢下来就跑了,所以我过来问一下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这里吃馄饨!?”圆心不可置信的反问着,得到了后者确实的点头,而后圆心本能朝不远处的馄饨摊看去,脸色刷的一下变了,忽青忽白。

算上莫煌,魔门三帝一个不拉的在那里,其中原始魔帝捧着一碗馄饨面吃的稀里哗啦的,而太上魔帝则是拿着筷子,满脸无奈看着面已经下了,却因为老板跑了眼下面已经糊了的那口大锅,围在魔门三帝周遭的还有十来人,或面目苍老阴森,或邪异俊美,但个个身上都泛着不可一世的喧嚣魔气,一看就知道非同小可之辈。

“昨天我和一个朋友见面,话题刚好聊到吃这方面,他豪言称整个天下没有他没吃过的美食,我不信,然后我们两个打赌,说我一定能带他吃到他以前绝对没吃过的好东西,所以我来了。”

“无量天尊,囚魔狱中七品强者精心炮制的馄饨面,在佛门的天罗地网警戒之下进食,口感滋味果然不同寻常,老道生平绝没吃过这般美食,也只能甘拜下风,认赌服输了。”

莫煌所说的那个朋友,赫然是个须发皆白的老道士,一脸仙风道骨,笑嘻嘻盘腿坐在面摊长椅上,和原始魔帝太上魔帝同坐一桌,面前摆着一份吃完的汤碗。

第一时间更新《圣法师》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大团结局全文阅读目录

第一长江

半亩花田宣传文案

纠结的草

您好陛下请叫我乙方

竹苓清秋

女帝这条路

木素色

武宗

树火

谁把谁当真

若绯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