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biotconf.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背靠瘟疫世界》最新章节。

听着这老人又开始自言自语的说上一大堆话,晨宁头都感觉到有些疼了。可就在晨宁想要再度打断老人的自言自语的时候,却从他那一大堆的废话当中听到了一个名字:芙拉萝蒂。这不正是晨宁要寻找的那位女性学者么?

晨宁连忙张嘴问道:“老人家等等,你刚才提到芙拉萝蒂?你知道在那里可以找到她么?”

老人一愣,说道:“年轻人,你知道芙拉萝蒂?那你可真是问对人了,芙拉萝蒂可是我们高塔最漂亮的小姑娘,要是我年轻五十岁……不,年轻四十岁……不,年轻三十岁……到底应该年轻几岁?我多大来着?我怎么给忘了?让我好好想想啊,好像是七十八?还是八十七?还是……”

眼见这老人又一次陷入了自我的世界,晨宁有点儿忍无可忍了:“芙拉萝蒂到底在哪儿!”

“在七楼。”

晨宁头也不回的从楼梯往楼上走,他发誓他再也不想听到这个老头子说话了。

“呃,我好想忘了跟这个小伙子说一件事情?是什么事情来着呢……”老人又开始一个人自言自语了。

晨宁从楼梯向着七楼跑去。到了第二层的时候,晨宁视线的余光看到了第二层的装饰,只见是一个会客厅一样的地方,他没有在意,继续往三楼跑着。三楼也是个会客厅,晨宁仍然没有在意,但是当他爬上四层、五层,看到每一个楼层都只是一个会客厅的时候,他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了。很快,他来到第七层的位置,第七层的布局仍然只是一个会客厅而已,跟其他楼层都没有任何不同。他走进这个客厅当中,四组沙发摆在客厅的中央,一张茶几,一张桌子,扑在地上的地毯很是柔软,四周的装潢并不奢华,却一点儿也不失内涵。但是,不是说芙拉萝蒂在第七层么?可这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有别的门和路。

他打算去一楼找那老头问个清楚,他的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而很快,这种预感就成真了。

大贤者出来啦,这个时候可以撒花鼓掌!

晨宁在踏上高塔的楼梯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状况:每一层的布置居然都是一模一样的会客厅,而且除了会客厅就再无别的房间,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其中的怪异。

晨宁准备下楼找那自言自语的老头问问清楚,同时心里产生了一个不详的想法。而等到他下到了一楼的时候,这种糟糕的想法就成了真:一楼的位置居然还有向下的楼梯,而一楼的布置也变成了一个会客厅,至于那老头儿,哪里还有他的踪影?

这一瞬间,晨宁就明白他现在的处境了,恐怕,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已经陷入了一个不知名的幻术当中。晨宁站在这会客厅,挠了挠脑袋,感觉到有些棘手。破解幻术的办法他现在拥有还真不多,虽然这应该是法师们的看家本领,但是他对于基础奥术,特别是幻术类的研究并不多,而且他所掌握的魔法里,也只有镜像术这一个幻术系魔法,想要按照魔法的理论去破解眼前这个看上去压根儿找不到什么漏洞的幻术,这个要求对于晨宁来说还是太高了。

此刻焦虑的情绪对解决困境没有任何的帮助,晨宁很快就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了下来。他回溯了一下自己的记忆,看看有没有什么关键点是自己所忽略了的。

“在第一层和那老头儿说话的时候,我肯定是没有陷入幻境的……那么陷入幻境的时间应该是在此之后,而第二层的布置就已经是这样的会客厅了……那么,我应该是在一层到二层的楼梯处陷入幻术陷阱的……楼梯处、楼梯处……”晨宁使劲的回想着。一般人如果不特别的留意的话,很难记得一闪而过的楼梯处的细节,特别是在这种原本应该是毫无危险的情况下,更是很难去留意了。但是晨宁好在还算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他很快就回忆起了一处疑点!

“挂画,应该有一副表现六十年前塞尔哈雷沦陷的油画的!但是我在刚才的楼梯中却没有看到。”晨宁似乎是抓到了什么关键点,他连忙跑出了会议室,来到了楼梯口,果然,那副在他的记忆里应该存在的挂画,在幻术场景当中却不存在。

按理说,幻术能够做到还原真实,那就会尽力去做。能够做出正阳水平的环境的人呢,再多幻化出一幅油画,那肯定算不上有丝毫的难度。那为什么不这么做呢?这个原因就很值得推敲了,蹊跷恐怕就在其中。

晨宁对着那应该挂着一幅油画的墙壁仔细研究了半天,希望能够用自己所掌握的奥术知识予以破解,但是最终他的努力只能告以失败。既然用技巧破解已经不太可能,晨宁干脆就不去思考破解办法了。对于幻术而言,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找到幻术的漏洞,这样幻术自然就不攻而破了。但是越是高级的幻术,这样的破绽也就越少,越不容易找到,想要找到一个幻术的漏洞,非要有超凡的观察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而这一点往往是幻术师最为擅长的,想要在幻术师最擅长的地方击败他们,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除了这个办法,另外一个则就是用奥术知识突破幻术的牢笼。毕竟,幻术也是属于法术的一种,既然是法术那很多方面都是共通的,如果有足够的奥术知识,那就是可以花时间去破解的。

而对于晨宁来说,这两项他都达不到。他自认他的观察能力不差,但是逻辑思维能力跟那些天天扑在这上面研究的幻术师没法比,想要通过第一种方式破解,那有点儿不太可能。而第二种,虽然晨宁已经在无法进行位面冒险的时候,在现实世界恶补奥术知识了,但是他现在所掌握的的这些知识,还不足以支持他破解这么一个看起来毫无破绽的幻术。

这样来看的话,晨宁想要破解这个幻术阵,那只有最后一个也是最笨最吃力不讨好也最不容易成功的办法了——暴力破除。

两样BUFF加上,魔化武器和法师护甲,这是法师们所谓的‘起床BUFF’,魔化武器对于传统法师来说用不太着,不过法师护甲这个魔法持续时间又够长,效果又够出色,自然是法师们不可放弃的了。虽然晨宁此刻在幻术当中,不过法师护甲不管是对什么样类型的伤害,都有一定的防御能力,不然那些高阶法师怎么都不想放弃这个低级法术?虽然能够抵抗的伤害很有限,毕竟是低级法术,不能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但是全面的防护能力,却让法师护甲这个魔法的性价比变得极高。

战前准备已经完成,晨宁深吸了一口气,短刀狠狠的朝着那应该挂着油画、现在却空无一物的墙壁上狠狠的捅了上去。短刀戳在墙壁上的那种坚硬的感觉并没有在预料之中的传来,晨宁反倒是觉得自己这一刀是刺进了一团柔软的棉花当中,一点儿力气都吃不上。

一声锐利的尖叫声从那墙壁处传来,晨宁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他知道,这是某种携带魔法力量的音波攻击,好在他的意志属性足够高,这样的精神攻击虽然很强,但是还不至于压制得他那三十多点的意志都抵抗不了的地步。他只是感觉到有些不太舒服而已,还能够继续战斗!

而那发出尖叫的不明怪物,很显然就是把晨宁纳入幻术当中的罪魁祸首了。而这包含痛苦的尖叫,也很明确的告诉了晨宁,他没有找错目标!

晨宁摇晃着脑袋,很快恢复了正常,一刀又往他之前攻击的位置狠狠的桶上了一刀。又是同样的刺入棉花的感觉,又是同样的一波精神攻击,但是这次的尖叫却略显有些虚弱。晨宁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么一个音波攻击强大的怪物碰上我,那还真是倒了大霉……”确实也是如此,只要那怪物没有办法攻破晨宁高额的意志属性的防线,那它对于晨宁来说,就只是一个不会动、只能当靶子的怪物!

这几天没喊着要,于是这票票就一点儿也不涨啊……哭瞎了都

暴力破除幻术也是有技巧的。真正想要靠蛮力破掉幻术,那花的力气可不是一点半点。而现在的晨宁,

已经是属于找到了命门。

确实,他没有办法找到幻术当中的逻辑漏洞,所以他不能不费吹灰之力的破除幻术;他也没有办法用奥术知识来破解法术效果,所以他只能靠暴力。但是他却运气好到碰上了一个隐藏在环境当中、不能移动的幻术师,这就让江昀掌握了一个便捷异常的解决办法:干掉那个幻术师!

不过,很显然那幻术师在这种情况下并不想要坐以待毙。当它发现了音波攻击无法对晨宁造成任何危险的时候,它又有了别的动作。

晨宁听到他的侧后方似乎是有一个沉重的东西落地,顿时后背就感觉到像是针扎一样——这是紧急状态下,他的感知属性给予他的预感!晨宁根本来不及挥出第三刀,身体猛地向反方向一扑,刹那间就感觉肋部一阵疼痛。以他丰富的经验,这苦痛的感觉他一下子就分辨出来是什么了:锐器的割伤!

扑翻在地,晨宁连忙继续两次翻滚,与他所感知到的危险源迅速的拉开了距离。可他刚刚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全身包裹在铠甲之中的人朝着他冲了过来——不,不是人,而真的就只是一副空的铠甲,手套上却拿着一把锋利的长剑。而刚才他的肋部被砍到的地方,很显然就是这个铠甲傀儡造成的。

晨宁肋部仍然还非常疼痛,血流不止。还好,虽然看起来伤口很恐怖,但是他在刚才被攻击的那一刹那的躲闪动作,让他避开了要害,否则这一刀下来,晨宁还有没有命活着都是个问题了。

来不及思考这铠甲傀儡是怎么出现的了!它的刀锋立马就要把晨宁竖着劈开了,他同样猛地一刀挥出,跟那铠甲傀儡的刀锋撞在了一起。顿时,晨宁就感觉到一股巨力从他的手上传来,自从开始进行位面旅行之后,江昀碰上过的敌人就没有强项在力量上的,而今天碰上了一个,晨宁的应对却是跟随了上辈子作为一个高阶战士的一样,也不能怪他,这几乎已经成了一个本能的反应了。所以当这巨力传来的时候,晨宁瞬间就知道自己错了。短刀瞬间就被铠甲傀儡的长剑击飞,而晨宁的手臂也整个都麻掉了。

“好家伙,这铠甲傀儡的力量起码超过了二十点!”晨宁心里暗骂,拖着一条麻痹的手臂,躺在地上的晨宁一脚朝着那铠甲傀儡的裆部踹了过去。若是个正常的人类男性,这一下少不了要让对方疼个半天,可惜,这次他面对的对手只不过是拥有一副铠甲的魔法傀儡而已,他这一下除了略微让那傀儡向后退了一两步之外,毫无作用。

铠甲傀儡的力量虽然强悍,但相应的,敏捷属性看来挺一般的,甚至是比较低的。被晨宁踹开了一个身位之后,显得非常笨重的铠甲傀儡居然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调整过来。这就给了晨宁机会!

快速的吟诵咒语,一个‘脚底抹油’的法术就被释放了出来。当然,这抹的油肯定是不能抹在脚下,他现在还躺在地上,根本没有机会起身!脚底抹油这个法术江昀是释放在他的后背的。一阵滑腻的感觉从背后传来,双手一使劲,身体就快速的向后滑去,落在了楼梯上,向下的重力带着晨宁快速的向下滑动,那铠甲傀儡一直追在后面,但是却怎么也追不上。到了楼梯处,晨宁更是滑得飞快,虽然用背部在楼梯上滑动那感觉简直疼的一塌糊涂,不过,在法师护甲的防护之下,这些许的瘀伤还不至于伤筋动骨,起码要比挨上那铠甲傀儡的一刀要舒服!

摔下楼梯的晨宁七荤八素的站了起来,这下摔得稍微有点儿狠,虽然有法师护甲的保护,但是脚底抹油这个法术也加速了他在楼梯滑落的速度,摔的还是很惨的。不过好在没有真正的伤害,不过是一些瘀伤,晨宁向后退了两步,眼见那铠甲傀儡还在楼梯上一步步的向下追赶,速度慢的很。这岂不是一个非常良好的靶子?

晨宁开始释放魔法。这种怪物,对于刀剑等锐器的攻击的防御能力那是非常强的。也许只有强大的力量之下操使的重锤之类的钝器,才可能真正形成打击。而晨宁点力量,很显然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不过,他这时候可没忘了,他可是个法师!虽然他这法师有点儿不伦不类,这一路的战斗当中,真正靠魔法解决的还真不多,大多数情况下在他的手里,魔法只不过是起到了辅助作用而已。不过现在,法术却成为了晨宁对付这个敌人最靠谱的一个手段,他的背包里倒是还背着一把激光手炮,但是填装高能聚合晶体时间实在太长了,恐怕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排上作用,那铠甲傀儡的行动再迟缓,也不可能给晨宁从背包中拿出激光手炮再填装高能聚合晶体的时间!

快速的咒语吟唱,晨宁手中的湛蓝色光芒已经呼之欲出了!如果说在法系强化这条道路上,晨宁的基础奥术学识是弱点的话,那么施法技巧可就是他的强项了!受到上一世的影响,任何对战斗有益的增幅他都会不留余力的去追求。而施法技巧的提升,能够很直观的表现在法术威力和施法速度上面,这当然是晨宁不会舍弃的!虽然他自己都可以预料到,薄弱的基础奥术知识会让他在今后的冒险当中碰上应该以一个法师的身份解决的问题的时候表现的很无力,但是这只能以后在弥补了。

可就在晨宁的奥术飞弹刚刚成型、还没能释放出去的时候,一阵音波的攻击却在这个时候突然袭来!

“艹,这个时候来添乱!”晨宁顿时受到了音波攻击的干扰,手上的魔法光芒立刻就有些不稳定,已经都快要成型的魔法飞弹都飘忽着。这音波攻击不能对他造成实质上的伤害,但是对于正在释放法术的他来说,却是一个不小的干扰!不过,顶着音波的干扰,晨宁最终还是完成了魔法的释放!

“孙子,以为大爷三十多点的意志属性是摆着看的?”

跪~跪求打赏~

“孙子,以为大爷三十多点的意志属性是摆着看的么?”晨宁狂吼一声,手中的湛蓝色魔法光芒瞬间成型,三颗魔法飞弹从他的手中飞出,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从那铠甲傀儡的头部打了过去。

也许刀剑之类的物理攻击很难给这除了一身盔甲再无他物的铠甲武士造成真正的伤害,但是法术的威力却不是一身的铠甲可以抵挡得住的!被魔法飞弹击中的头部铠甲,立马塌陷下去了三个坑,那铠甲傀儡也由于魔法的力量被击退数步,在楼梯上无法保持平衡,滚着圈摔了下来。

摔在晨宁脚边的铠甲傀儡尝试着站起来,但是在它的头部,也就是这个傀儡的中枢系统所在的地方,已经被魔法飞弹的力量所击溃,这当然是可以恢复的,只要给它大概半分钟的时间,傀儡体内的魔法力量就会自动修复崩溃的中枢系统,能够重新投入战斗。但是晨宁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除非他脑抽了,怎么可能还会让这个铠甲傀儡重新站起来给他找麻烦?

江昀快速的从战术背包里取出了激光手炮。这铠甲傀儡恢复崩溃的中枢系统至少还要半分钟,这半分钟的时间里,就算是江昀的手脚再慢,也足够他安装好高能聚合晶体了!

至于那个在一旁会用音波攻击来干扰他的不知名的怪物,江昀是不怎么怕的。连释放魔法的时候那怪物都没有办法阻止他施法成功,更何况安装高能聚合晶体还不需要释放魔法那样集中精神和精力,更不担心有魔法反噬的危险,那怪物根本没有办法阻止晨宁!

端起了手炮,晨宁将炮口对准了那个已经将中枢系统恢复了大半、正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铠甲傀儡,露出了一个微笑,做了一个‘砰’的嘴型,然后,江昀不顾那不知名的油画怪物不断的音波攻击,用意志力生生的硬抗住,紧接着对着那快要站起来的铠甲傀儡扣动了激光手炮的扳机。

一道灿烂的光束从激光手炮的炮口轰然而出,江昀的身体也被巨大的后坐力震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能够维持身体的平衡。而被激光炮正中的铠甲傀儡,则在这一炮之下,彻底的被击碎!铠甲的碎片和残骸飞散的到处都是,那威武的头盔正好落在晨宁的脚下。

晨宁一脚踩住那头盔,慢悠悠的转过了身,将炮口对准了那张在环境当中看不到的油画。

“那么,接下来该你了!”晨宁手上的炮口绽放出了光芒,这是激光手炮正在充能的征兆。只要静待五秒钟,激光手炮的充能完毕,晨宁只需要轻轻的扣下扳机,激光炮绝对能够干掉这个油画怪物。他可不信,这油画怪物的防御力能比盔甲傀儡的还要强!

“等等!年轻人!等等!”晨宁听到了一个声音,他没有去理会,怕是这油画怪物在幻术当中构造出来的想要引诱他上当的陷阱。现在晨宁是铁了心准备等上个几秒钟,把手上这一炮轰出去再说。

一道光束降临,晨宁本能的感觉到有危险,但是他的意识反应过来了,但是身体却跟不上。只是在这一瞬间,他身上的法师护甲的法术效果就已经被净化掉了,顺便还让他的身体僵直在原地,动都不能动,眼皮都没有办法眨一下,更别提扣动扳机了。

第一时间更新《背靠瘟疫世界》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时空螺旋

十二阿哥

商界魔法

连小车

小鼍龙复仇记

李暮歌

武道之风卷残云

君凤凰

机灵宝宝Ⅲ杀手妈咪免费送

千山皓月

烂尾王朝

宿兮诺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